联结产业生态,成就未来教育企业家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战“疫”实操丨面对黑天鹅事件,创业公司如何自救与救他
发表于:2020年02月26日

黑天鹅事件,常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,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的事件,例如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,各行各业的都遭遇了巨大的冲击,其中受创最重的正是中小企业。面对黑天鹅事件,创业公司如何自救与救他?


太库科技全球CEO唐亮博士,优客工场、共享际创始人毛大庆,58科创集团董事长吴阔,与您聊聊疫情危机下中小企业的生存哲理。


(以下根据投中网“中小企业纾困之道”第三期——空间孵化专场录音整理,有删减)


优客工场  毛大庆


  • 这次疫情给中国带来的考验,比SARS的还要大


遭遇这样一次疫情,实际上对于成立三五年的新兴公司来说,是挺大的一个考验。2003年互联网行业还远不如今天这么蓬勃发展,当时传统的行业没有转型,新经济企业也没有多少,中小微特别是创新型公司,远没有今天这么庞大的数量。因此这次疫情给中国带来的考验,不是上次(SARS)能够比的。一方面此次疫情波及面大、传染力强,另外一方面整个社会处在转型期,它有很大推进,但很脆弱。


  • 本次疫情将倒逼企业快速转型


本次疫情影响很大,对企业的压力极大,甚至要做最坏的准备。但在此之前,企业可以有三个方面的审视:一是成本节省,最大极限够降低到什么程度;二是人力或职能部门是否过于臃肿,可以再瘦身;三是再提高运营效率,即在生意相对比较清淡的过程里,做好练兵的工作等。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,碰见难题可能也是企业变革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。这不是鸡汤,而是每一个创业公司应该大力去尝试去努力的事情。


  • 谈盒马灵活用工模式:是对传统服务业的一次改良


盒马实际上是一家非常典型的对传统服务业进行改良的互联网公司。盒马线上线下的结合能力实际上是很强的,在这个根本之上,它又是一个在线下需要劳动力的公司,在这个背景下,盒马就可以很快的通过这种方式去吸纳一批餐饮业的员工。


  • 并不排斥裁员,但裁员要有一定逻辑,员工不管能不能复工,都不能停止思考


无论是什么行业,裁员都是非常基础的做法。我并不排斥裁员,但裁员这件事要有一定逻辑去做。裁员并不是什么新的玩意,但是切记不可裁员把自己裁残。我认为有有专业能力的人,在岗位上能干实事的,一专多能的人,无论是在创业公司、上市公司还是大公司,这三类人永远都是被大家所需要的。不复工或者局部复工的期间,大家不能停止思考,要做好复工以后快速恢复的准备,而不是说不复工,大家都就睡觉了,我想这个也是不对的。


  • 给予疫区员工最大能力的帮助和关心


在疫区的无法及时返岗复工的员工,公司应该对他们最大能力的帮助和关心,补给他们需要的物品,也要排解他们疫区中的心理压抑。这是所有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,也是一个公司应该尽的社会责任。


  • 商业地产公司给下游免租,是社会责任,上下游共生存的做法


从地产上游来说,保住现金流,避免大面积退租,主动提出一定免租,是保有客户的一定手段。目前七八十家大的商业地产公司给下游免租,是大企业在灾情面前的社会责任体现,也是保留保有租户的做法。


  • 优客工场在疫情间在各个城市推出合伙人计划


预计灾情过后有一些中小的联合办公,包括一些孵化器可能独木难撑,优客工场愿意通过品牌和平台在各城市发展更多的合伙人,让大家加入到台上,一起来抱团取暖。在春节前后已经联合深圳一家联合办公,将他们的项目整合到优客工场中。


  • 疫情之后,新经济公司可能需要一次革新


这次疫情以后,我们的生活方式、消费习惯,都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。每个企业都值得去思考一下,当人们更在意公共安全、社会公共卫生、消费习惯变得更加的自我、大家再一次对于线上新的生活场景产生关注的时候,我觉得即便已经叫新经济的这些公司,也需要再一次革新和再一次去琢磨。


太库科技唐亮


  • 疫情危机中孵化器如何自救?线上转型是出路


从孵化器本身的行业角度来说,自救的方法之一就是线上转型。首先梳理线下工作是否有标准化的流程,把这些能够标准化的程序,能够反复利用的内容都放到线上来,把一些线下受局限的、人力成本高的任务进行标准化、智能化的优化。


  • 黑天鹅催生新机会,企业抓住机会就能加速


对于黑天鹅催生的新机会来说,确实是会有不少的新机会的,包括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经济的快速发展,如果说我们的创业企业能够抓住这些机会,尤其是能够通过尝试知道,在什么时间点什么机会会发生,来抓住这些机会的话,也许他们能够加速在这个领域的发展,比如说跟智慧城市智慧政府的结合。


  • 疫情期间,线上场景服务需求放大,这也是很大的机会


回忆上一次的03年的SARS之后就有电商,以及一些行业快速发展的机遇。这一次的疫情之后,有更多的线上服务业迎来新的机会,比如说线上教育、线上医疗的价值在新的场景上得到了放大,再借助这一次疫情能够更快的被市场所接受。这两次也有明显的差别的,从体验的要求上来讲,电商比线上协作要容易很多,当时可能注重的是价格和品类的丰富。现在则更注重于效率和体验,对于非接触式的场景本身还有很多的体验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这些都是我们的机会。


  • 呼吁各地政府有针对性的扶持科创企业


从最近各地陆续出台减负措施来看,更多的还是针对普通的中小企业,对于孵化器行业,特别是科技创新类企业的针对性还不够高。比如说刚才提到的科创企业,可能他们本身是轻资产、缺少抵押,他们本身是亏损的,那么关于贷款、关于流动性等相关的政策支持,不一定能起到效果。而这些科创企业,他们未来对于中国的产业升级会起到非常重大的一个作用。在股权投资市场处在寒冬的情况下,科创企业面临的情况可以说是雪上加霜,所以我也想呼吁各地政府能够针对性的支持科创企业。


  • 企业自救可以尝试“慢付快收”,求助股东、增加投资等方法


对于企业来说,在自救的方面可以有一系列的办法可以尝试,比如从现金流的角度,可以尝试延期的支付,各种折让的出货,各种减支。在慢付之外可以有快收,有低价的回收、卖掉应收、求助股东、增加投资等等。 


58科创集团 吴阔


  • 疫情危机下,创业公司现金流是重中之重,活下来才是王道


在疫情危机下,创业公司控制现金流很重要,现金流的管理是保证企业能够活下去的重中之重。如果现有的现金活不过半年的话,建议大家都可以开启紧急的节流自救措施。我们在这个阶段应该是去吸引客户,活下来才是王道。


  • 企业应有内生淘汰机制,针对疫情大规模裁员不可取


建议企业应当以正常的淘汰机制来推进人员调整,而不是针对疫情大规模的进行裁员。人员调整其实还是根据主要业务,我觉得一个企业活下去的主要参照,还是得依照市场来。


  • 盒马共享就业模式不具备复制性,还是要靠全面复工


对于盒马在疫情期间开放了几千人的就业机会,吸收了包括西贝、海底捞等员工去他们的公司就业,盒马的创新应该不具备复制性,每个公司的业务不一样,不觉得这是一个适应于其他所有公司去创新的点,最主要的一点还是要全面复工。每家公司都有很强的社会属性,如果是有部分企业复工,部分企业不复工,公司还是转不动的。


  • 复工时间得根据业务来定,不是每家企业都是腾讯


复工时间还得根据企业的业务来定。如果我是腾讯,我也可以再往后推迟一点复工,但是有的企业他是没法推迟复工的。我觉得每个创始人应该心里都有一本账,不复工公司就死了,那肯定就复工。


  • 全年目标已做调整,更多精力投入海外市场


对于全年的目标,太库的确会做相应的调整,因为一季度的影响会非常的大,但同时太库也提高了对于海外市场的目标,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美国、以色列、德国等国家的业务中。


整理丨嘉晨

美编丨帅帅